无敌最最俊朗

【喻黄】纯情机会主义·10

前文连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喻文州发觉最近发生的事很刺激,一浪高过一浪。从黄少天开玩笑似的暗示开始,他原本有条不紊的生活偏离了轨道,就连与这件事不相关的人也争先恐后来凑热闹。

“这是我的意见,希望俱乐部慎重考虑这件事。”

结束一次并不冗长的通话,喻文州合上眼睛,按了按额头。

俱乐部决定下赛季由卢翰文作为正式选手顶替于锋。

喻文州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个决定,他差点开口质问:“第九季的冠军不要了吗?”

的确,是他立主俱乐部立刻签下卢翰文,俱乐部为此做了各个方面的工作,包括如何将一个未成年人以合法身份纳入战队。

对这位新人,他早有一系列计划,他会给卢翰文安排一定的出场次数,包括重要比赛,让他得到全方位的锻炼,尽快融入蓝雨战术整体;但不会给他太大压力,希望他能作为重要的替补队员完成过渡期,最好远离新秀墙。

不出意外,两年,也许一年卢翰文就会成为成熟的职业选手,蓝雨的绝对主力。

没想到俱乐部比他更着急。连一年也不愿等。

直接把十几岁的新人推进职业联赛,完全不考虑这个孩子的心理素质,经验,解读能力,可能带来的比赛事故。他和黄少天经过充分的沉淀和准备才正式出道,包括王杰希、肖时钦、张新杰这些有名的选手,哪一个没有过在比赛场外观摩,在后备席坐板凳的经验。

俱乐部大概被没有新秀墙的孙翔鼓舞了。

为什么不看看孙翔最近不尽人意的表现?

喻文州知道,说再多道理,这件事也已经成为定局。

有卢翰文在,俱乐部认为花大价钱再购买一位选手,太不划算。

真是精打细算。

在联盟,俱乐部和战队队长的关系千奇百怪,有嘉世那种想方设法挤走队长的;有霸图那种队长完全能做主的;也有蓝雨这种队长和俱乐部近乎平行,俱乐部完全不干涉战队的具体工作,队长也很难参与俱乐部的决策。

蓝雨俱乐部从一开始就有成熟的商业目的,现在这种“不干涉”是历届蓝雨队长共同争取的结果,有时喻文州庆幸自己不必听人指手画脚,有时又感到掣肘。

怎么会有两全其美呢,就像欣赏黄少天的自在洒脱,就必然要接受他的漫不经心和不重视。

又是黄少天。

现在的他太容易从无关的事想到黄少天,特别是有负面因素的那些。

他对黄少天真的有那么多不满吗?

喻文州整个下午都很严肃,自己也感觉平时温和的表情挂不住,索性找个借口坐在角落里。

黄少天看了他好几次。

他现在不太想跟黄少天多说话,也不想听对方的声音。

大概觉得今天不够丰富,蓝溪阁公会的会长梁易春突然来找他。

梁易春为人老成可靠,从不打扰战队,会特意前来,一定出了大事。

他在训练室门口听梁易春的汇报,十区,君莫笑,记录……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队员们的惊呼和黄少天心虚的声音。

那些声音全都砸在他心脏上,霎时间卷起的怒涛似的情绪几乎将他吞没。

是的,他非常不满。

他假装沉思,稳了稳心神,最近他一向四平八稳的心态几近失控,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等梁易春汇报完,他也将整个事件的方方面面分析出来,解释给公会会长以及黄少天,在他说出刘皓的名字和整件事的经过后,黄少天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带了接近自豪的神采,停在他脸上。

过去,这样的眼神会让他有些得意。

现在,他别过脸,不想迎视那目光。

陪梁易春吃了晚饭,黄少天抬腿想溜。

他必须认真与蓝雨副队长、战队王牌、跑到别人那里帮忙刷记录却连重要情况都不汇报的黄少天谈谈。

嘉世内部混乱、叶秋带着有实力的新人、职业联赛前所未有的散人角色——黄少天不知道这些对蓝雨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吗?

好吧,那都是遥远的事,他们早晚会知道,黄少天只是帮朋友打了个副本而已。

他走进黄少天的房间,两个小时后走了出来。

询问,分析,和叶秋的散人号较量了一次,讨论。

心平气和,没有半句责备。

有些话几次到嘴边,最后变成了温和的话题。

每次都是这样,黄少天只要嘻嘻哈哈叫一声“队长”,就什么错都没有了。

这是黄少天的问题吗?

不是,黄少天意识不到这是个问题,就像意识不到自己行为上的不妥当。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黄少天这些事?

但是在蓝雨,除了他,又有谁有权力指责讨人喜爱的王牌选手?

蓝雨的特色就是包容,大家都不把别人的确点当成大事。他也一样。

为什么他突然觉得不能包容,无法忍耐?

他的脑子乱成一团麻,又听到了熟悉的敲门声。

他开门的时候看了眼时钟,已经过了十二点。

黄少天脸上带了一连几小时面对电脑的疲态和亢奋。

“少天怎么还没睡?”他一开口,又是自己和别人都熟悉的温和声音,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可能表达不满。

“队长,你下午怎么了?心情不好?”

终于想起问这个了吗?喻文州又看了一眼时钟。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喻文州同意自己在生气,但究竟是为今天的事、昨天的事、还是前天、大前天、某一天的事生气?

“我为什么生气?”

这句反问终于带了一点火气,黄少天紧张起来。

“队长队长你别生气!”

知道错了?

喻文州准备详细和黄少天谈谈副队长的责任问题。

“我真的不单恋叶秋!”

什么?

“你不要误会我和叶秋真的只是朋友他他他你也知道他和苏妹子总之我绝对没有不专一我只是去帮他个小忙顺便看看他最近在干什么!”

“所以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没想瞒着你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会满意这件事所以我还没来得及说!”

“难道不是应该马上告诉我吗?”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我下次一定马上立刻事前就告诉你我不是怕你吃醋吗!”

“吃醋?”

喻文州这才意识到他们说的完全是两件事,他耐着性子说:“少天,我现在和你说的是你做为副队长的责任,你在说什么?”

“我?什么?”黄少天表情混乱,“副队长?这和副队长有什么关系,我刚才不是一直在和你研究君莫笑吗?我还一个人研究了他的伪连还去找他pk结果他们不理我尤其是苏妹子她简直被叶秋洗脑了……”

“少天,你根本没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而且我为什么要吃醋?我们之间有吃醋的任何一种前提吗?”

黄少天的脸轰地红了,像火突然烧了起来,有些气急败坏的反驳:“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吃醋!对,你不吃醋,你怎么会吃醋呢?我和我的女朋友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不可抗拒的主观因素分手的!”

“你什么意思?你失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抢你的女朋友!”

“呸,我只要交个女朋友,蓝雨肯定要多出额外的莫名其妙的训练,要不就是你搞出点必须有我参与的事情,我能有时间陪女朋友?我怎么从来不觉得蓝雨的计划这么混乱,队长的作息这么没规律!我看不出它们和原计划的任何关系,还不都是你喻文州加上去的!你没吃醋,你吃的大概是酱油吧!”

“服从战队安排是你的义务,自己没能力兼顾就把事情推在我头上?我把你绑在蓝雨了?”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你没绑我,我自愿的,我怎么会有能力一边拒绝别人一边和人玩了小半年的暧昧。”

“你不要一直跳来跳去的,我说责任你说我吃醋,我说我们的现状你翻陈年旧帐来诬陷,我说的一直是——谁和你暧昧?如果我拒绝得还不够明显,我现在正式告诉你……”

“呵呵。”黄少天冷笑着打断,“你不用正式告诉我,以你喻文州的情商,会不知道我的意思?会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会不知道怎么拒绝人?你什么都没做,不对,做了很多含义不明的让我可以误会的事,你没吃醋?如果吃醋的前提真的不存在,对对对你赶紧告诉我,现在请喻队自己选择:你究竟是个玩弄朋友感情的人渣还是个读不懂情况的弱智?

“最重要的证据是,你以前怎么没和我要求副队长的责任?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这么新鲜的词,你不想认帐也找个好一点的借口!我这辈子都没耽误过蓝雨的事!”

说完这些,黄少天气咻咻地闭上嘴巴,摆出随时可以反击的防卫姿势,瞪着眼睛。

喻文州站起身,抓住黄少天的肩膀,将他转了个弯,一直推到门口,在他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开门,用力推他出去,关门,上锁。

他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表格和几个摊开的本子,关掉放着比赛录像的小屏幕,有条不紊地做着睡前准备。

就算外面的黄少天把整个蓝雨大厦的人吵醒,他也不准备开门。

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吵架,常年被记者的恶意问题包围,他可以轻松反击,让黄少天哑口无言,但他不想说任何一句可能会伤害对方的话。

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下意识地干涉过黄少天的恋爱,也不清楚最近到底有没有吃醋,这些并不重要。

在黄少天最后那句疑问中,他突然明白了黄少天的自由,黄少天的任性,黄少天理所当然的态度,黄少天万年不变的自我中心究竟来自哪里。

黄少天没错,这些都是他造成的,是他常年的默许让黄少天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错误的人。

tbc

花絮9

八音符: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涛落沙明:吓得我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八音符:我靠黄少在踢队长的房门!
灵魂语者:我听到了,他还叫队长的名字,连名带姓
枪林弹雨:我没看到,我没听到,我要睡觉,亚历山大
灵魂语者:这个时候别懒了!赶紧去看看他们怎么了!
八音符:不 不敢
灵魂语者:我去看看?
涛落沙明:我也去?就怕有外人在,他们放不下面子,吵得更厉害
枪林弹雨:不要去 不要去 不要去
灵魂语者:的确有成为炮灰和出气筒的可能
涛落沙明:黄少锐不可当,队长深不可测
锋芒慧剑:算了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十五分钟后)

锋芒慧剑:还是出去看看吧
灵魂语者:黄少太执着了,就这么一直敲门
涛落沙明:大家一起去吧
八音符:怎么和黄少说?
枪林弹雨:什么也不要说
灵魂语者:对,什么也不要说,把他拉回自己的房间告诉他快睡觉就行了

花絮9.2

夜雨声烦:我靠老子不追了!
百花缭乱:〔探头.jpg〕
夜雨声烦:老子不追了!
百花缭乱:怎么了?
夜雨声烦:老子不追了!
百花缭乱:因为太过气愤导致卡壳变成了复读机?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客观的、理性的、以旁观者的角度说真话,前段时间是我一厢情愿吗?喻文州的举动不暧昧吗?别跟我说以他那个智商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事能接受什么事该拒绝!
百花缭乱:你这么有条理我不习惯
夜雨声烦:快说!
百花缭乱:你说的都对。
夜雨声烦:我不是没有耐心!他需要考虑或者想不明白我可以一直等!他也可以拒绝我,只要他明确说一声我保证不打扰他!他可以吊着我,但他不能这么吊着我又不认帐!他不开心我愿意哄,但他不能找莫名其妙的理由胡乱扣我帽子!还扯上蓝雨!
百花缭乱:冷静 冷静一下 一点多了 你明天不训练吗?先睡一觉,别耽误明天的训练 
夜雨声烦:老子不追了!
夜雨声烦:喻文州这个白痴!
夜雨声烦:我这辈子都没耽误过蓝雨的事!吃醋找事也不找个有说服力的!
百花缭乱:你确定是吃醋?
夜雨声烦:你说什么?
百花缭乱:什么也没说!
百花缭乱:你先睡 睡觉 睡一觉再说
夜雨声烦:老子不追了!不追了!不追了!

评论(31)

热度(377)